腾讯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爱佑动态
爱佑新闻 爱佑故事 爱佑视频 媒体关注 爱佑活动
您的位置: 首页 > 爱佑动态 > 媒体关注

腾讯财经:王兵 盖茨式裸捐在中国现阶段不合适

作者:爱佑慈善基金会 来源:腾讯财经 发布时间:2015-06-16 18:48:18

  2013年4月6日到4月8日,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在海南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革新、责任、合作:亚洲寻求共同发展”。腾讯网作为论坛独家网络合作伙伴,全程对论坛进行图文、视频微博直播。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王兵在接受腾讯财经专访时表示,盖茨式的裸捐在中国现阶段并不合适。

  王兵说到,美国从卡内基到洛克菲勒到摩根形成了200年的市场体系,形成了100年的慈善氛围,而且制度、环境各方面都进行匹配,比如说他们的遗产税等等。他们在可持续发展方面,他们的NGO大概占了10%的份额,中国好像是千分之零点三,非常小的份额,而且中国企业家都是第一代企业家,他们大部分的精力都是在创业阶段
  他表示,中国现在还不是“裸捐”最好的时机,可能下一代或者第三代才是更好的。政策还有很多不配套的地方。另外在中国现有的慈善平台下,几十亿、上百亿的捐赠没有任何一个平台能有效地使你的捐款得到非常好的运作。中国在整个慈善生态方面不具备接收大金额的时机。
  对于慈善机构的公开透明化运作,王兵表示,民间的NGO和官方的慈善机构都是在一个水平线上,面对的社会公众都要本着公开、公平、透明的模式来运作。从美国、欧洲先进国家的慈善机构发展来看,公开透明是基金会生存和发展的第一要素。不管是官方的还是民营的,都要向社会和捐款人负责。
  文字实录:
  公开透明是慈善机构的第一要素
  腾讯财经:王总,谢谢您来到腾讯的演播厅,我想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2013年爱佑的工作重点有哪些?
  王兵:2013年爱佑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在筹款规模和捐赠规模达到了上亿的规模,主要有以下几点,在项目中我们要强化爱佑童心的规模效益,大概今年要到五六千例,我们计划在五年内这个项目每年救助心脏病患儿达到一万例,我们今年要达到五六千例。第二个项目是爱佑新生项目,是对孤残儿童的救助项目,我们去年达到了160例,今年我们要达到500亿,明年我们达到1000例。这个项目今年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救助孤残儿童的机构。第三个项目是爱佑和康项目在你们腾讯的帮助下,我们去年9月份成立了深圳的爱佑和康,主要对自闭症和脑瘫孤儿综合的救护。我们今年7月份在北京将建成一个标准的旗舰店,对孤残,特别是脑瘫的救助。未来我们希望在十年内全国30个省市形成连锁。这里我强调两个项目,一个是爱佑新生项目,因为我们在上海跟奥迪合作,因为中央财政拨款,我们也希望今年在北京和其他地方再进行收购兼并的方式再去成立新的救助机构,估计今年加起来我们会有5个实体店的规模。我相信未来5年能够达到二三十家。第二个是爱佑和康项目,因为以前自闭症受到大家的关注主要是家庭作坊式的,爱心爸爸妈妈互助的性质。我希望经过我们介入把它形成规模化的、连锁的、综合的、上规模的服务体系。我相信经过我们今年逐渐磨合以后,我们要形成一套爱佑和康的体系,然后明年、后年进行大规模复制。另外我们在筹款方面,我们除了在以前筹款优势以外,我们要大力对互联网、活动筹款、国际筹款再上一个层次。还有我们在公开透明方面,我们今年准备每周进行微博披露,另外我们要进行年报披露,因为我们现在内审外审是中外两个审计事务所审计的。我们要像上市公司一样披露我们的信息,我们今年4月25日在北京要召开2012年的年报发布会,请我们的捐赠人和社会利益相关者参加。还有我们今年有一个布局,我们将牵头一些志同道合的企业家成立一个中国社会企业的救助基金,希望把民间非常有希望的社会企业做大做强。今年我们爱佑要做的工作挺多。
  腾讯财经:在郭美美事件以后,大家对官方慈善机构的透明化还有种种问题有一些讨论和质疑,您认为官方的慈善机构在公开透明的操作上可以给出哪些建议?
  王兵:对于民间的NGO和官方的慈善机构都是在一个水平线上,你面对的社会公众都要本着公开、公平、透明的模式来运作。我觉得从美国、欧洲先进国家的慈善机构发展来看,我觉得公开透明是基金会生存和发展的第一要素。不管是公家的还是民营的,都要向社会和捐款人负责。
  腾讯财经:这次年报会包括哪些内容呢?
  王兵:我们的财务信息,就是我们每个月、每个季度的信息全部披露,而且我们的重点项目,我们的重点筹款和以前对所有业务的总结和我们未来的战略定位都要进行一些描述。总而言之就像上市公司一样严格要求,我们也希望带一个头,如果每一家都能非常透明地公布基金会所有的事物,不管哪些美美都不会有问题。
  筹款是慈善机构的生命线
  腾讯财经:对于民间的慈善机构的发展,资金渠道一直是比较大的瓶颈,您认为有哪些方式可以解决?爱佑目前的资金来源主要有哪些?
  王兵:筹款是一个慈善机构的生命线,但它并不是唯一的、单一的问题。其实筹款是包含在慈善机构、基金会在战略、价值观、项目、渠道、人才等,它是一套体系。即使你再会融资,但是你的项目不好,不能取得公众信任的话还是筹不到钱。所以它是一个综合的、系统的,筹款只是当中的一环。慈善机构必须是综合发展,筹款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第二我觉得筹款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别是非公基金会,让你的捐款人如何能获得价值。比如说我们和腾讯、万科的合作,我们除了项目本身运作以外,这两个公司所有的员工和他的客户、利益相关人都参与进来,这样也实现了他们企业的社会责任,这样双赢的形式可以相得益彰,形成良性循环。还有一点,你是不是完全公开、透明,你是不是最有效率地使捐款人的每一分钱都用到实处,这也是能否得到更多捐款很重要的一方面。比如我们爱佑基本是前一年捐多少,我们第二年全部用掉,而且比前一年的捐款数还要大,这就等于把爱佑逼到不能给捐款人和社会更好的交代,你的项目效率做得不好,你不公开透明的话就会面临着断掉的危险。我们要有自信,捐完了筹,筹完了捐,形成一个比较好的循环。以上几个方面要形成良性循环才能有比较大的发展,基金会不能在很多方面有短板。
  “裸捐”还不适合中国
  腾讯财经:这一次盖茨先生也到了博鳌论坛,您对他这种裸捐的方式,中国企业家具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王兵:盖茨先生是中国慈善界人士的偶像,他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希望每个人的桌面都有电脑,另外一个是慈善的梦想。美国从卡内基到洛克菲勒到摩根形成了200年的市场体系,形成了100年的慈善氛围,而且制度、环境各方面都进行匹配,比如说他们的遗产税等等。他们在可持续发展方面,他们的NGO大概占了10%的份额,中国好像是千分之零点三,非常小的份额,而且中国企业家都是第一代企业家,他们大部分的精力都是在创业阶段。我们是开路先锋,都是未来的垫脚石,让未来的慈善公益人士能更好地推进这个行业的发展。我觉得中国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可能我们下一代或者第三代才是更好的。比如说很多人把股权捐掉,到最后还要收很高的税。有人说我能捐钱,但是交不起税收的钱。政策还有很多不配套的地方。另外在中国现有的慈善平台下,比如说一年几十亿、上百亿的捐赠没有任何一个平台能有效地使你的捐款得到非常好的运作。中国在整个慈善生态方面不具备接收大金额的时机。所以应该在第二代、第三代比较好。
  做慈善需要产业化
  腾讯财经:最后一个问题,您提到关于慈善产业化的问题,现在制度上对私募的限制非常多,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兵:现在中国慈善核心的垄断还是在政府公权力部门,比如救灾,主要的钱通过公募以后又交到财政手里。2004年以后民间的非公募基金崛起了,像爱佑、阿拉善这些基金会慢慢形成自己的特色了,但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现在一个新的形态是社会企业在逐渐发展,但都太小。比如中国非公募基金会,调查报告显示大概每年都在100多万的收入。社会企业基本上两三个人,每年的收入不到50万,规模很小,其实都是在一个生存的挣扎过程,而且比较困难的阶段。我觉得特别需要像我们这样的企业家,已经做得比较好的基金会去发展、扩大。比如说现在的腾讯、万科、华为,假以时日,经过十年、二十年之后,爱佑、阿拉善能否形成今天腾讯、万科的规模。这样的话一批批就带起来了。我刚才也谈到我们要成立一个中国的社会企业投资基金,希望把各行的领军企业,对他们进行投资,不光是钱,要把我们的领导力、价值观、管理理念、资源、经验注入进来,让他做大。这样整个中国的公益慈善系统才能完善,才能共同发展。所以产业化阶段需要一定的时间,比如爱佑发起的爱佑和康,我们希望把它变成连锁的、产业化的。核心的问题是政府的政策是不是配套,另外行业的人才储备不乐观,还有一个就是商业的管理方式能不能在整个公益慈善领域里面大规模复制,这还需要一段时间。现在还不是最佳的时候,但很快,我觉得三五年以后就会有很多规模化的,有品牌的,比较大的慈善产业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