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爱佑动态
爱佑新闻 爱佑故事 爱佑视频 媒体关注 爱佑活动
您的位置: 首页 > 爱佑动态 > 媒体关注

爱佑慈善基金:做民间慈善的支点

作者:爱佑慈善基金会 来源: 发布时间:2013-07-14 13:10:00

“爱佑 一汽-大众奥迪上海宝贝之家成立一周年”专访记录

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王兵    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公关总监 卢敏捷

5月31日,儿童节前一天,正值“爱佑 一汽-大众奥迪上海宝贝之家成立一周年”之际,主办方爱佑和奥迪集结了社会各界人士在陆家嘴公园,为宝贝之家的孩子们举办了别出心裁的节日活动。

现场被装扮成了一个可爱、童趣十足的乐园,气球、小丑、欢快的音乐——一切为了孩子。

同时,借着这个机会,福布斯记者也参与了对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王兵和奥迪销售事业部公关总监卢敏捷的专访。

 

对于选择对孩子们做慈善的初衷,王兵说道:“我觉得我们这个基金会开始就是我们树立了一个价值观、理念、使命。我们的使命是什么?要改变孩子们的生活。你看我们做爱佑童心这个项目,现在17,000多名的孩子,这一个孩子因为心脏病手术把一家的命运全部改变了,而“爱佑-奥迪宝贝之家”这些孤儿原来都是被遗弃的孩子,在孤儿院里面很难得到救治的,然后我们把他接到北京、上海最好的医院里先救治,治好以后,我们让他进入领养程序。我们现在大概80%的孩子都被外国的家庭领养了。你们可能读到一些报道,一些哈佛、沃顿的有些孩子,当时他们都是被很少的外国的志愿者,比如三五个、两三个的救助收养。但是这种大规模的几百个孩子的救助在国内是没有的,而且这么高质量的救助,是我们和一汽-大众奥迪,和中央财政,和上海医疗中心,和民间的NGO,我们原来是上海的几个爱心妈妈自发组织起来的几个人在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起家的,可能开始就是救助3个人,现在他们一年救助232个,今年我们要救助250个以上。我觉得这样的话,逐渐的在政府退出慈善公益领域以后,民间慈善的机构,特别是民间草根NGO逐渐替代政府的功能的这个大背景下,集合社会资源,特别要感谢一汽-大众奥迪。这个项目主要是一汽-大众奥迪赞助了3,000万,你们都看到了,这么好的一个中心。其实我们所做的事情是什么?我们和一汽-大众奥迪所做的是,我们是连接者、推动者,我们是催化剂。因为有我们,我们把它变成一个平台以后,我们把社会资源全集中在这个平台上以后,我们去推动社会对孤儿,对这些孩子们的救助,所以我觉得这个项目的意义很大。”

 

对于爱佑的创立性质,王兵解释道:”爱佑慈善基金会它是中国第一家政府明确有基金会管理办法、我们叫中国公益慈善元年是2004年的中国第一家民间慈善基金会,是我个人创办的。这个基金会由于做的项目是全国性的,所以它在2008年是国务院审批作为全国民间的非公募基金会的形式,现在它是一个全国性的基金会,到现在大概创立了9年的时间。”而爱佑的背景是:“它的理事也都是由企业家组成的。我们新一届理事会成立之后分了五个委员会。马化腾和李家杰是副理事长,战略委员会主席是理事马云,审计委员会主席是马化腾,宣传委员会主席是曹国伟,活动委员会主席是沈国军。总共五个委员会。我们是中国第一家把我们年报,开的发布会,而且在网上公开的。”

创立至今,爱佑的成就中有一项是关于儿童心脏病的:“爱佑童心项目是世界上最大的做儿童心脏病的,现在做了17,000例,我们相信未来10年我们要做10万例,这10万例的概念是什么?每一例将会改变整个这个孩子的一生。这个爱佑新生我们和一汽-大众奥迪合作的项目,也是孤儿经过中心救助以后,改变了他的一生。我们叫它传统型的项目,这个叫做救助型的项目。我们完全靠捐助。”

 

王兵进一步阐述爱佑的理念:“未来爱佑我们还要做推动者,什么叫推动者?我们将会推动更多的像宝贝之家这样民间的草根组织,通过我们和一汽-大众奥迪这种有资源的平台,我们去让他们注入比如说管理的体系,如何建组织,如何做品牌,如何做战略,如何做后台体系,如何循环等等等等,把他们培养起来以后,我们把整个慈善生态给建好。”

民间公益目前面临的发展机会,王兵举例道:“我们在9年前一年捐款是20万,当时的梦想是一年如果能捐200万就是我们最高限了。现在这个项目单一一家一年就是将近1,200万左右。所以整个形式我觉得发展得很快。我们在做爱佑童心当时一年也做几十个病例(手术)。我印象当中2006年和中国民政部签约的时候,当时他们的姜部长说你们能不能两年做到200个,因为这对他们部里来说是很难的,结果我们现在一年做5,000个。我觉得这个关键是看你是不是有一个体系来运营。如何把企业家们的企业家精神、管理经验、人脉和资源纳入进来,把它从小做到大,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和一汽-大众奥迪合作以后,一个很小的民间草根组织纳入到爱佑这个大家庭之后,我们把组织的战略、组织的管理、组织的品牌、后台、人力资源政策(落实到位),现在完全由他们自己管理,每年做200个孩子(手术),这在世界上也是比较罕见的。”

但王兵认为做慈善,还有比规模、比数量更重要的事:“现代公益慈善的概念是我们这一帮人有责任,我们是撬动,我们是那个支点。因为有我们的爱佑,所以爱佑童心做了6年以后,中国在儿童心脏病和白血病里面提前两年进行了大病医保,这4个品种,我们现在将近做了30个品种了。我们起到引领性的作用以后,让政府知道其实救助机构救助这些心脏病和白血病不是不可能的,它是可以去量化的。包括病患孤儿,为什么中央财政拨钱做示范效应,它也没有认为一个民间草根组织能规模化地运营孤儿的救助,从整个产业链头到尾。所以我们是什么?我们进来是那个支点,把这个社会资源撬动以后,让整个民间慈善规模化。连接,什么叫连接?可能一汽-大众奥迪和中央财政很难跟一个民间的爱心妈妈对话,而我们爱佑,我们跟她对话,在我们的平台上让所有的组织体系形成一个语言,我们怎么能让孩子改变命运。在同一个价值观,在同一个目的下,你才能做好。其实刚才在台上大家看到那个外国妈妈,我觉得她那个目的是完全纯粹的。大家对中国社会有好多的议论,你到国外去看看,不管是信基督教的还是什么,她们有价值观,她们有精神寄托。中国现在改革开放以后,南巡20年以后,中国最稀缺的是什么?缺信仰。实际上咱们就是在那个为社会建立信仰添砖加瓦的支点。什么是催化剂?已经是这样了,由于咱们的介入以后能使这个事业做大做强,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

 

爱佑看重的改变生态——“因为我跟很多记者朋友一直在探讨,我们觉得咱们很多的理念也要相同,不是说我们救了多少孩子,这个意义绝不是很大的,爱佑以后还要在未来,在很多的民间公益机构做大做强,我们是立志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资源环境内,我们希望把我们的小环境做好,小环境做好以后我们都不抱怨,我们就能把大环境都做好了。另外从创新慈善来讲,我们会做一些推动各个行业NGO和民间慈善把他们的生态改变的很多事,我们在这几年内会布局陆续地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