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爱佑动态
爱佑新闻 爱佑故事 爱佑视频 媒体关注 爱佑活动
您的位置: 首页 > 爱佑动态 > 媒体关注

新浪财经:非营利机构的社会创新推动使命

作者:爱佑慈善基金会 来源: 发布时间:2013-11-12 17:30:00

TALK对话:非营利机构的社会创新推动使命

2013年11月12日 14:27  新浪财经 微博 我有话说
 
 
 
  10月30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发起和主办的2013年TALK全球社会创新大会在上海举办。图为创新医疗服务国际合作中心(IPIHD)主任,杜克大学医学院全球社会创新部主任KrishnaUdayakumar和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王兵之间的对话。(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10月30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发起和主办的2013年TALK全球社会创新大会在上海举办,来自英国、美国、德国、孟加拉等多国政商学界精英人物就社会创新领域的多项议题展开对话交流。图为创新医疗服务国际合作中心(IPIHD)主任,杜克大学医学院全球社会创新部主任KrishnaUdayakumar和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王兵之间的对话。

  以下为对话实录:

  【吴伯凡】:两位嘉宾先介绍一下各自在社会创新领域的成就,你们的行动哲学、行动理念是什么?

  【Krishna Udayakumar】:我们的IPIHD也就是创新医疗国际医疗合作服务中心,是两年半前成立的。我们是知道有很多的企业家想要一种非常创新的方式去改善医疗服务体系,所以我们要把所有的机构都聚拢在一起,第一个是支持和网络,也就是说在不断的让企业家互相学习交流。第二点就是我们要进行能力建设,我们必须要建立能力,所以大家可以把商业的做法,放到我们非营利机构的当中,而且可以带来与众不同的改变。第三个是我们怎么去做融资,我们怎么样集中资金去建立一个很好的生态环境,确保钱可以用在刀刃上,投资正确的非营利机构。第四个是想要通过我们的努力,去影响全世界的政策的导向,还有地方政策的制定。我们想要通过这样的做法,来推广我们最好的一些创新的跨国界的体现。

  【吴伯凡】:王秘书长,你一直在做慈善,你们的理念是什么?你们这九年来做了什么事情?

  【王兵】:爱佑成立九年以来,已经发展成为中国儿童民间最大的医疗救助机构,其中爱佑童心项目今年已达2万例,是世界上最大的。

  爱佑有以下几个特点,这九年一直把月报、季报、半年报都放到网上公布,网友可以参与讨论,每年都有发布会。爱佑坚持,所有费用全部由理事承担,所有捐款全部用在公益上。爱佑一定要规模化,运用数据进行管理,下面我可能谈到云计算和互联网。

  【吴伯凡】:在座的各位可能都听说过社会创新,所谓社会创新就是解决传统慈善的可持续性问题,告别捐款性的慈善,而用商业的方法去解决慈善的问题,它的创新跟商业创新最大的目标不一样,最终的目标是要创建公共财富而不是私人财富。除此之外,社会创新的中间的过程和商业创新是一样的。

  社会创新里头一般分为两类,一种类型是作为一个项目独立成长,从一棵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另一类并不专注于一个项目,也不专注于这个组织能够有多大,而是调配各种社会资源。把供方和需方能够连接在一起,从而创造一种平台化的,支持性的,生态性的这样一种价值,这种类型一般称之为蜜蜂型。

  他们两位嘉宾所做的非常像是蜜蜂型,他们为各种各样非营利的机构提供支持。跟我们分享,如果你选择树木式的该做什么事情,如果是蜜蜂式的该做什么事情?两者都可以达到创新最大化?

  【Krishna Udayakumar】:任何一种形式都是殊途同归,都会给社会带来巨大的改变。我们用的是蜜蜂型的结构,建起一个网络。给大家举两个例子吧,第一个例子是眼睛护理这个方面,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模式,我们是应用商业的原则,完成社会的目的。比如我们在肯尼亚成立一个机构去培训护士,让她们能够建立一个个诊所,就能够帮助更多的非洲民众。肯尼亚的模式是非常成功的,而且在卢旺达更进一步,有一些提供小微贷款的银行等新的机构加入其中,可以帮助一些女性建立自己的社会企业。现在这个机构的培训人数已经达到了500人。所以我们的创新医疗服务合作中心是什么?我们就是发挥一个桥梁的作用,我们可以集聚全世界所有的非常好的实践,把他们积聚在一起。

  【吴伯凡】:王兵博士在这上面有哪些特别值得分享的实践?

  【王兵】:在传统的慈善救助这一块儿,美国或者其它的发达国家,跟中国的情况是不一样。中国允许民间个人搞基金会,也才是9年的时间。

  中国大概有四十多万注册和没注册的民间机构,这里面大概有百分之六七十只有两三个工作人员,每年收入在50万左右,这些机构实际上都挣扎在生存线上。比如说非公募基金会,大概能占到60%,1700家左右。这里面大概每年的收入在100万左右,都很难支持成本。所以中国这个九年时间太短,要再经过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才可以达到像Krishna Udayakumar先生的创新中心那样的水平。

  从爱佑的实践来讲,我们就希望经过这八年时间,把我们的所有资源都带进来,我们用企业家的创新精神,和商业手法,可以把这个生态逐渐的完善和建立。我们在座的基本上都是中国各个行业的领军人物,实际上大家不仅仅是捐钱,实际上大家是要把资源、时间、智慧注入到这个商业生态里来,逐渐的把这个生态做好。

  【吴伯凡】:我记得你们要做的主要有四个关键点:引导、总结、催化、放大,对于王先生这样的基金会,Krishna Udayakumar对他们有什么好的建议?

  【Krishna Udayakumar】:我觉得对于想要去改变世界的人,像尤努斯今天早上刚刚说的,你首先要着手去做,企业家不能坐等完美的商业计划才开始行动,要边干边学,边学边干,再不断的去改善自己的商业模式。爱佑已经非常成功,也有来自不同行业的人的资源和帮助。所以说我觉得你必须要和潜在的这些公司方,要和政府和监管人员还有企业家,共同聚集在一起干这件事。

  【王兵】:引领、连接、催化、放大是太重要了,什么叫引领?真正还是那些企业家转型为世界的企业家,因为他有商业的手法,也有这么多年智慧经验,实际上整个生态就会改变,我上次跟一些老师也探讨,这个连接一定要由社会企业家把最草根最底层的需求,去与包括中央财政和政府的管理能力进行合作,这个只能由政府和企业家去做。

  另外催化也很重要,我们现在就是在做公益慈善,如何把公益慈善通过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使这些效果催化出它的网络效应和平台效应?一定要通过颠覆性的创新去解决这个问题。中国的这些企业如何通过新的模式,通过网络的模式,移动互联网的模式,迅速的让资源向它聚集是最重要的。

  如果有更多的资源注入,会有更小的社会企业发挥重大作用,比如说我们支持的一个研究机构最早谈到中国水资源危机和环境危机,他们就要求北京和河北推出PM2.5,因为有了PM2.5以后,北京和中国的起码精英阶层和大众就知道PM2.5对我们损伤有多大,所以就出现了中央财政拨款50亿,而且北京会进行大量的整治工作。

  【吴伯凡】:你刚才说大数据什么的对公益慈善的催化作用,是大家集中在一起缓慢的成长,是不是借助于一种强大的利用力量,可以很快的放大自己,集中一些比较好的资源,达到一个很好的效能,这方面有探索吗?

  【王兵】:比如说我们谈到的,我们儿童先心病救助数量有2万个。这2万个救助,我们从开始付款,到后面治愈都是有数据库的。最后我们要有一套质量控制体系,所有他们的数据我们都可以拿到,其实强是强在后台,然后你进行质量管控,以后一定不会出现问题,比如说这个童心我们有五十多家,我们一般三季度考核,我们有淘汰机制,都是福利院按照我们的标准来做,这么多大量的工作,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但是按照移动互联网,用手机用微信数据化来处理的话,都会降低人工成本,使管理效率提高。比如说去年的筹款也是因为有了微信和微博,让更多的人用更快速度把钱捐到需要的地方。